谋杀调查实录

主演:
Phil Davis, Carl Hopkins, June Knight
备注:
Murder 24/7 第01集
类型:
纪录片
导演:
Jonny Ashton Wesley Pollitt
年代:
2020
地区:
英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20-09-16 16:10
简介:
BBC刑侦纪录片,共五集。英国埃塞克斯郡警察谋杀调查实录。...详细
永久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刷新几下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祝观影愉快!
相关纪录片
谋杀调查实录剧情简介
纪录片《谋杀调查实录》由Phil Davis, Carl Hopkins, June Knight主演,2020年英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BBC刑侦纪录片,共五集。英国埃塞克斯郡警察谋杀调查实录。
谋杀调查实录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aka冤假错漏悬案合集,抓不到犯人不是因为作案手法高明,而是破案手法粗糙落后,翻案过程艰难励志、峰回路转,科学技术是第一破案力。场景重现拍得很自然,演员、配乐都好,氛围感足 01出轨丈夫杀妻嫁祸给有精神问题的司机 丈夫引起警察怀疑的点:挤眼泪失败,妻子还没死却不跟着去医院,在案发现场要汽水喝,故意引警察查看冰箱上的投诉贴纸,遭遇如此人生变动却迅速换洗了衣服,结案后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跑警察局询问结案没 02外婆遭奸杀,遭到强奸的年幼外孙女误指认舅舅为凶手 翻案经过:舅妈为证明丈夫的清白,看电视自学刑侦,自行调查附近可疑人,四方集资做dna鉴定。其中一个嫌疑人因为犯其他事入狱,舅妈伪装粉丝写信求dna,被拒,后该嫌疑人巧合地转到丈夫蹲的监狱,丈夫收集到带有其dna信息的烟头,自证成功,释放,此时已坐了七八年冤狱。 小朋友记忆的不可靠性:外孙女最开始指认舅舅是凶手,过几年又说不确定,是检方逼她的,舅妈给了另一个跟舅舅长得像的勾搭外婆未遂的人的照片,外孙女又一口咬定就是这个人,结果dna对不上,最后的凶手竟然是出事那天外孙女出门求救的女邻居的男朋友。 03雪地护士奸杀案,路过的嬉皮士因为三个朋友的指证和血型吻合被冤为凶手 翻案过程:嬉皮士母亲上诉无效,因为嬉皮士坚称无罪被视为没有悔意,十年后嬉皮士越狱,被抓回,母亲找律师调查,发现当年作证的三个人,一个精神不正常,两个被警方胁迫,且证词与现场证据自相矛盾,比如朋友说看到嬉皮士在雪地里袭击护士,但是当时户外温度零下四十度,强奸只可能发生在车内。后找到相关证人,圈定了新的嫌疑人并提取dna,但因时隔多年,证据残留不全,无法比对dna,不过可以说明检方的证据不足证明嬉皮士有罪,嬉皮士被放。又过了几年,技术进步,dna对比证明嫌疑人有罪,嬉皮士无罪。 被关了28年,冤情得雪时,嬉皮士母亲接受采访:他今天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而在我心里他一直是清白的。翻案过程中母亲找过加拿大司法部部长要求重启案件,部长拒绝,嘲笑:相信你儿子无罪跟相信猫王还活着差不多。嬉皮士最终获政府赔偿一千万。 巧合:当年护士被奸杀时,只隔了一两条街,嬉皮士跟朋友因为汽车故障困于雪地五分钟;次日清晨,犯人完成奸杀后回家,嬉皮士因为偷东西而使得裤子沾上血迹,找住在附近朋友换裤子,犯人就住在朋友屋子的地下室。 04母亲深夜报警,称遭到入室抢劫,两小孩因刀伤去世,母亲也满身伤痕,差一公分动脉出血gg。

警方调查后发现屋内无贵重物品丢失,无闯入痕迹,而母亲有产后抑郁,前后证词不一,在小孩墓前过生日状态奇怪,怀疑母亲为凶手,杀小孩后自殴伪装入室抢劫。母亲方律师认为父亲也很可疑,可能伙同外人进屋杀人骗保,母亲前后证词不一是因为被打迷糊了,身上刀伤方向与右撇子不符,不大可能是自残造成,同时现场物证被警方多次污染,测谎仪还表明父亲说谎。关键证据是一枚疑似外来者指纹,但两小孩入墓时双手交握,棺盖密封不严,皮肤腐烂到无法提取小孩指纹信息来对比验证该枚指纹属于外来者还是两小孩。 此案尚无定论,母亲死刑日期未定,双方各执一词,都坚持自己清白。 05多名军校生接连失踪,疑似逃兵役,后发现是搭便车时被奸杀,凶手锁定为一名军校教官,然而证据不足,只能判他绑架罪,几年后凶手出狱,受害者家属愤愤不平,再次调查,即将重审之时,凶手用藏在输液管胶带里的刮胡刀片割断大腿动脉自杀,拒绝再次受审,将真相带入坟墓。 凶手的演员戴着手铐敬礼有点像跳新疆舞 06捞鱼捞到人尸体,开始认为是跳海自杀,后来发现被害者的朋友冒用被害者身份生活,朋友的年轻妻子其实是朋友的女儿,两个小朋友是朋友跟女儿生的。于是检方怀疑朋友为了盗取被害者的身份而将其打晕、绑上船锚沉入水中杀害。 检方找到的证据有:朋友在案发时刻没有不在场证明(案发时间由被害者劳力士手表停止时间推测而得),朋友的游艇gps定位与被害者被发现的位置符合,船锚上提取到朋友dna,女儿的证词等。后来还发现朋友的朋友身份也是冒用的,真正身份是诈骗犯。 最终被判无期,但在狱里仍坚称无罪 07b站缺这一集 08加油站,头盔黑衣人骑摩托车赶来,下车,走到一辆正在加油的汽车驾驶车窗前,举枪,爆头,骑摩托车从容离开。 死者妻子透露前段时间家里收到恐吓电话录音,死者死前曾告诉儿子,如果我死了,凶手一定是当地富豪。富豪及其妻子是死者的朋友,死者绿了富豪,和富妻有染十年。最近富妻想与死者分手,因为死者暴力对待她,遭到死者威胁——如果分手就带走富妻小女儿,小女儿是死者绿了富豪生的崽。 警方起初认为富豪、富妻嫌疑很大,但富妻不符合摩托枪手的男性身份,同时无法证明富豪当时在场,不过也不排除这俩买凶杀人。一名女子提供新证据,她声称自己丈夫与富妻也有染,死者家恐吓电话录音符合丈夫声线。 检方收集了众多证据,几乎可以断定女子丈夫为杀手,富妻为同谋主犯的可能性也极大。曾有一个晚上,富妻用两支电话分别与杀手、死者同时通话,检方大胆推测富妻在钓鱼,一边唆使杀手埋伏杀人,一边引诱死者上钩踩雷。只不过当时杀手被保育巡警发现了,计划失败,也因而才有了加油站爆头的下一次尝试。 法庭上,法官判两人都有罪,后富妻上诉,又无罪释放 09儿子和朋友半夜回家,发现姐姐父母被杀害 三人被棒球棒捶爆头,根据血迹溅射痕迹,警方推测凶手有两人,找到一些头发,凶手甚至在浴室洗了澡。父亲是穆斯林,提出过清真寺朝向与圣地不完全吻合的观点,可能因此引仇,但这条线一无所获。 警方发现儿子和朋友当晚的不在场证明很奇怪,每个地点都有人记得他们,吃饭花了五块钱小费给了八块钱,似乎刻意让别人记住他们。儿子面对失去亲人的反应很奇怪,不震惊于亲人遭受到的暴行,而说自己的Walkman不见了,葬礼上蹦跳开心得像傻子,挥霍遗产。调查二人学校,发现两人演过一个为家产杀人的完美犯罪剧。 缺乏直接证据,警方扮黑手党跟两人交朋友,得到了两人冷漠、调笑的犯罪自白。从加拿大引渡回美国,条件是不判死刑。法庭上,自白不能当做证据,但是看过自白视频的陪审团也无法相信凶手另有其人,最后两人定罪,三个99年,死于自爆。 10女子在家被奸杀,脖子有掐痕,死于窒息 警方提取到毛发和精液,当时的技术无法检测dna,毛发只能对比曲直发色,精液只能测出其中没有精子。 女死者交往圈很大,第一个被怀疑的是其前男友男一,男一在案发前求复合而不得,案发后火速回国,行为可疑,但是毛发特征不匹配。遭到警方怀疑的男二爱慕死者,毛发特征匹配,第一次测谎没有通过,但后来两次测谎通过,测谎证据无效。嫌疑人男三也是女主的前男友,案发当天和妻子度蜜月,妻子作证男三整晚都没有出过门。男三还给警方提供了十几个嫌疑人,警方一共调查了百人,都一无所获。 事后男三经常打电话给警方询问办案进度,过了几年男三离婚,他的新小女友告诉警方,有回男三提到该案,说“凶手不是故意杀死她的”。男三前妻也推翻证词,说当晚男三出去过,回来时裤子上有血,不过她不确定这些画面是梦还是现实。虽然男三的不在场证明失效,但仍然没有实质性证据,此案搁置。 二十年后,调查重启,男三的小女友当年十六岁,现在三十几岁,修正了之前证词——当年男三说的不是“凶手是无意杀死她的”而是“我是无意杀死她的”,在场其他朋友也可以作证。男三前妻也修正供词,非常确定男三当晚出去过,且男三喜爱暴力性爱,自己非常惧怕他,死者上新闻后,男三曾冲到电视机前说自己是无意的。男三的故友出来作证,提到当年男三打电话询问警方进度是为了试探警方是否怀疑自己,曾跟故友坦白是自己过失杀人,勒脖子是为了窒息高潮。男三被多方证词送入监狱,此时已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大,没钱,住在教堂提供的房子里。 辩方质疑检方证据,几十年过去了,这些人的回忆可能出错,检方有可能诱逼证人作证,毛发与男三dna不符,死者家里没有留下男三的毛发,精液检测显示强暴者无精,但男三精液有精,死者家里出现的男三指纹可能是之前留下的。希望重新对比精液dna,但是警察把玻片弄丢了。 检方对当年的病理学家进行询问,病理学家承认当年检测方法有问题,提取不出精子不能代表强暴者无精,同时从病理学家那里找到记录dna信息的精液玻片,但因为病理学家固定玻片的试剂破坏了精液样本,该证据也无效。前妻提到男三做爱不会内射,习惯要射的时候跑到浴室自己处理,所以在死者体内找不到男三精液是有可能的。死者交往范围广,身上的毛发可能是其他人掉到地上在沾到死者身上,无法因为毛发信息与男三不符合而认为其无辜。 最后男三被判有罪,证据是各方人证证词。 11丈夫夜里回家,发现微弱的电视光线下,妻子倒在血泊中,身中九枪而亡 电话公司透露当晚七点十五分左右有一通女声求救电话打到911,警方因此推断死亡时间在七点十五分左右。从现场找到的子弹碎片可以确定凶器为一把消音手枪,子弹直径.25 事发当晚,死者丈夫当晚去酒吧与情人幽会,丈夫的辩护律师是夫妇共同朋友,同时与死者有染,死者还有另一个交往长达十年的情人,而丈夫的情人有收集人夫的爱好,大学时曾暴力破坏他人爱情关系,这些人都有杀人动机。嫌疑最大的是丈夫的情人,几个月后丈夫交往了新女朋友,情人疯狂监视骚扰跟踪丈夫,给新女友的母亲打电话,谎称自己是警察,说这男的前妻被打了九枪,你女儿最好小心点,别跟他交往,而当时案情并未对外公开,九枪这个数字只有警察和凶手知道。深入调查后发现,情人曾向一个私家侦探购买消音枪,参数符合现场发现的子弹碎片,但搜查情人住处后没有找到手枪。案发当晚拨打的911不符合死者地区报警电话,可能是情人冒打来制造不在场证明。后又发现情人曾在那天下午给商店打电话,冒用闺蜜驾驶证购买子弹。综上,检方起诉情人。 情人每日上庭都打扮如同走时装周,一点也不像杀人凶手。检方提出的证据被辩方律师一一质疑,最后辩方律师出具了一份没有购买子弹电话的通讯记录,质疑检方造假,而检方曾丢失现场的一只手套,被律师描述成办案程序错漏百出、有逼供诱供嫌疑的不良形象。最终情人无罪释放。 决定性证据找到,丈夫从柜子里翻到了丢失的手套,该手套为情人所有,沾有血迹和现场毛线。二审,情人被判有罪,在狱中仍然坚称无罪,但没能获得复审资格,2017年前也无假释可能(53岁) 12-15 不想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