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丰满

主演:
内详
备注:
BD高清
类型:
伦理片 伦理
导演:
内详
年代:
0
地区:
韩国
语言:
韩语
更新:
2020-09-16 13:03
简介:
...详细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刷新几下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祝观影愉快!
相关伦理片
她的丰满剧情简介
伦理片《她的丰满》由内详主演,0年韩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她的丰满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忧郁的星期天》是一个相当完整、饱满的故事——这是我看这部影片的第一印象。影片采用这样一种叙事手法:从汉斯80岁的生日宴会猝死开始,回忆一段往事,回忆结束又回到宴会混乱的场面。这种叙事方式使得整个故事紧紧地被包裹在中间,不枝不蔓,紧凑有力,像一个饱满圆润的鸡蛋,天衣无缝,同时使观众可以轻松地握于掌中,细细玩味欣赏。
    这时就整个影片的叙事方式而言,其实影片中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意象都不是随意出现的,在恰当处它们都被相对应地昭示。这就像是括号的两瓣,将人物的命运、意象的象征意义等囊括其中。

                           一
    在钢琴师安德拉斯家,他请求伊莲娜为他伴唱,但伊莲娜却说:“我只有在孤单的时候才唱歌,现在我并不觉得孤单。”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拒绝。当汉斯成为德国纳粹军官再次回到布达佩斯,在沙保餐厅要求安德拉斯为他弹奏《忧郁的星期天》时,安德拉斯静默地反抗,为化解这一异常紧张的气氛,伊莲娜拿起曲谱,轻轻地唱起来,并说:“请为我伴奏,好么?”安德拉斯把手指按在了琴键上,但这旋律听上去是那么艰涩,黯然神伤。他此时一定想起了伊莲娜曾对他说过的:我只有在孤单的时候才唱歌。此时的伊莲娜既忍受着纳粹军官汉斯的蛮横霸道,又受安德拉斯误会的煎熬,她的心像这支曲子一样充斥着悲苦与孤单,浸染着无奈与酸楚。当伊莲娜唱完歌躲在卫生间哭泣时,突然“砰——”地一声枪响强行中断了她的悲伤,然而却让她陷入了更大的伤痛——她爱的安德拉斯离她而去了。安德拉斯清晰地感受到了伊莲娜的痛苦,并了解到了这种苦痛的来源,于是他饮弹自尽了。
    我总认为这个清癯阴郁的钢琴师不应该如此迅速地离开人间。然而影片让这个略显瘦弱病态的钢琴师在伊莲娜的唱与不唱之间完成了生命的轮回。当伊莲娜拒绝为他伴唱的时候,正是安德拉斯刚来餐厅不久,也是爱上伊莲娜之始,就影片而言,这是他人生的开始。然而,后来当伊莲娜不得不忍受内心的愁苦伤痛而唱歌时,有谁比安德拉斯更了解其中的悲恸。他听出了歌中的屈辱伤害悲苦甚至更多,当一种痛苦只能用旋律来表达而无法言说时,这种痛苦何其深、何其重!敏感的钢琴师切身地感受到了这种痛苦,于是他选择了死。也许就像影片借拉士路之口说的:他也许找到了曲子中的某种讯息。

                               二
    伊莲娜生日这天,拉士路送了她一支蓝色发簪,安德拉斯写了一支曲子送给她,也就是《忧郁的星期天》,而汉斯则为她拍了一张照片,并告诉她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这个情节设置得相当巧妙,发簪、曲子、照片这三样生日礼物几乎构成了故事的三个支点,把故事聚集在这三样的周围。
影片开始,便是一位老人八十大寿的宴会场景,当他要求小提琴手演奏那首名曲时,他却猝然倒地了,这时镜头对准了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影片结尾部分,我们知道了这个高寿的老人便是汉斯,这张照片就是当年他为伊莲娜拍的,而小提琴手演奏的便是《忧郁的星期天》,随后镜头切入一个花白的发髻上卡着一枚蓝色发簪,一个中年男人对她说:“妈妈,生日快乐!”
    伊莲娜八十岁生日上,早已没有了拉士路和安德拉斯,而跟她同龄的汉斯也猝死了,然而,拉士路送她的发簪还别在发髻上,安德拉斯的《忧郁的星期天》也仍然被演奏着,汉斯为她拍的照片也饱经沧桑地立在那儿。几十年前的生日礼物依旧保存完好,然而送礼物的人却甚至不如这些物质存在得更为长久。这是多么浓重的悲哀!
    影片将时空设定在德军进驻布达佩斯的战乱年代,可想而知,在如此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生命如草芥,任人践踏,甚至取决于他人的一个闪念。人高贵的生命凭什么比一支发簪、一首曲子或一张照片存在得更为长久呢?
    当汉斯成为纳粹军官回到布达佩斯后,他趁机收取高额的费用帮助一部分有钱的犹太人逃脱纳粹的魔爪,而当年救他出多瑙河的拉士路呢?他只能无能为力地被押上去集中营的列车,看着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就算伊莲娜为此把自己出卖给了汉斯也无济于事。
    当整个社会都只为某种人的意志而运转时,人的生命就像是润滑剂——活着或死去都是为了让这台残酷的机器更好的运作。所以拉士路无辜的死和汉斯卑鄙的活都显得合情合理——这多么可怕!
    影片最后汉斯猝死的原因到底是“魔鬼邀请书”——《忧郁的星期天》的演奏,还是那一小瓶“使心脏停止的药”,这都无关紧要了,不管这是一次复仇行动,还是导演为了故事的完满刻意为之,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此刻我们深刻地了解到生命是这么轻,又这么重,就算活到白发苍苍,你既可能突然倒地而亡,也可能接受孩子亲切的祝福。

    这种叙事方式无疑是步步为营,紧紧地抓住了观众的心,但这样的叙事方法过于丝丝入扣。就像契诃夫所言:如果第一幕挂上去一支剑的话,那么最后一幕一定要让剑出鞘。这种“出现——隐埋(或忽略不提)——再出现(发挥它的作用)”的结构体现了其完整性,干净平滑得像大理石,然而生活存在着更多的偶然性,这样的结构会使观众陷入一种思维定势,少了对生活本真面目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