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子曰

主演:
内详
备注:
Chilies Saying 01
类型:
微电影 纪录片
导演:
陈伟民
年代:
2020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更新:
2020-06-30 19:03
简介:
一个以辣为切入点的群像故事,有名震一方的宗师泰斗,有技艺精湛的名门之后,有执笔独行的行家里手,有意气风发的行业新秀,云南,湖南,陕西,四川四地大拿比技艺,论道行,讲门道,从文化渊源,饮食习惯,食材加工,烹饪手法,融合创新等多方面探究辣味江湖的真谛。...详细
永久
最快
观看帮助: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刷新几下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祝观影愉快!
相关微电影
辣子曰剧情简介
微电影《辣子曰》由内详主演,2020年大陆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一个以辣为切入点的群像故事,有名震一方的宗师泰斗,有技艺精湛的名门之后,有执笔独行的行家里手,有意气风发的行业新秀,云南,湖南,陕西,四川四地大拿比技艺,论道行,讲门道,从文化渊源,饮食习惯,食材加工,烹饪手法,融合创新等多方面探究辣味江湖的真谛。
辣子曰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结束。虽然这一季造势很大,但相对还比不上前几季,更多地是为下一季做铺垫。更由于前面剧情的一些铺垫,一些人物的命运早已为观众知晓。但依然有一些人物的死亡让人久久回味,这其中托曼国王的自杀值得一说。

瑟曦王后三个子女的命运,早就通过预言的形式揭示出来,都会早于瑟曦而死。但托曼的死在《权力的游戏》剧集中创造了两个记录。第一个记录是,拜拉席恩家族彻底绝种。虽然托曼在血缘上并非拜拉席恩,但他毕竟在名义上是劳勃·拜拉席恩的次子。他的自杀宣告拜拉席恩家族彻底退出权力的游戏。

第二个记录,也许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是,他是这部剧集中第一个自杀的人。《权力的游戏》中死的人不计其数了,看到一个人死去再正常不过,何况一个戏份并不多的人。但托曼无疑是第一个选择自己结束生命的人。他的自杀甚至在母亲瑟曦的预料之中,甚至没有让瑟曦王后更多的悲伤,反而清除了瑟曦登上铁王座的唯一障碍。

于是,第六季结束的时候,铁王座上是一位女王,瑟曦女王。

剧情到了这里可以说,瑟曦实现了自己父亲泰温·兰尼斯特的梦想,登上了兰尼斯特梦寐以求的铁王座。但代价是瑟曦的三个儿女分别被杀害或者自杀。

看过前几季的没有不讨厌乔弗里·拜拉席恩的。这个瑟曦的大儿子、铁王座法定的继承人,一出场就得意洋洋,不顾身份羞辱史塔克的大小姐,反而被假小子艾利亚·史塔克给教训一顿。这个不可一世的皇二代一出场,从戏里到戏外没有一个人不恨得他牙痒的。剧情发展到后面,他不顾外公泰温·兰尼斯特的警告,当众处死首相、托孤大臣、本剧第一好人艾德·史塔克,我想,很多人恨不得上去掐死他。

但仔细看过本剧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乔弗里之所以如此招人恨,很大的原因来自瑟曦。首先,这种自以为是的傲慢多半遗传自瑟曦。其次,除了家族的遗传,更多由于瑟曦的纵容和娇宠。

乔弗里是瑟曦和自己弟弟詹姆的乱伦产物, 但不能简单地说这种变态性格就是因为乱伦。其他两个孩子单纯善良得让观众都忽视他们的存在。或者是青春期的的反叛,或者这种性格中的毒性反噬天然会反噬创造者,乔弗里也在无意识地反抗着扭曲自己性格的人。他不仅对自己母亲反抗,也反抗真正的权力拥有者泰温·兰尼斯特,也排斥掌控朝局的兰尼斯特家族。他的大舅舅,也是他真的父亲詹姆被派遣出首都。他的二舅舅,侏儒巨人提利昂·兰尼斯特被百般羞辱。至亲都被如此对待,何况如同奴才的大臣和贵族。于是,在混乱的权力斗争中,几个还没有遭受池鱼之殃的人合谋毒死乔弗里,仅仅因为怕这种残杀落在自己头上。瑟曦亲自把自己的长子塑造为公众之敌,也等于亲自把他送到死神手中。

女儿弥赛拉是个纯洁的天使,戏中着墨也比较少,缺少真正的性格描绘。这大概也得益于瑟曦对弥赛拉的关注并不如乔弗里,避免了弥赛拉性格的扭曲。加之弥赛拉很小时就被当做政治婚姻的交易品送往多恩,她沾染兰尼斯特家族的怪癖相对要少。但她还是逃脱不了自己母亲的政治影响。在兰尼斯特与多恩贵族的权力倾轧中,无辜的弥赛拉与自己情郎双双被毒死。

如果这两个儿女不过是因瑟曦而死,托曼之死就是瑟曦一手造成的。

乔弗里一死,尚未成年的托曼不得不娶了自己的嫂子玛格丽·提利尔。兰尼斯特与提利尔联姻,本就是为了提利尔的财富支持财政。作为接盘侠的托曼,和自己哥哥乔弗里比,实在单纯幼稚到根本不像兰尼斯特的后裔,甚至不像个王子。乔弗里在婚前就深谙男女之事。作为贵族王子,这本就不稀奇。但托曼居然不知道男女之情是什么,甚至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女人。当然他还未成年,但同时也证明瑟曦有多不重视这个次子。这个被忽视的次子突然被推倒铁王座之上,什么都不懂,在这场残酷的权力游戏中只有死路一条。

玛格丽·提利尔号称“高庭玫瑰”。很多年前提利尔家族一度想让玛格丽取代瑟曦成为王后,可以想见玛格丽的魅力,也可以想见提利尔家族在玛格丽身上寄予的政治野心。玛格丽先后嫁给自立为王的蓝礼·拜拉席恩(乔弗里的叔叔),又嫁给乔弗里,如今又嫁给托曼别人,每一任丈夫都是国王,但没有一个得到善终。不是玛格丽天生克夫,而是每一任丈夫都只是提利尔家族登向权力高峰的垫脚石。要知道,玛格丽的奶奶荆棘女王就是谋杀乔弗里的主谋之一。

玛格丽裙下收已经纳这么多男人,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毛孩子岂在话下。枕头风吹着,心智和身体都根本都没有成熟的托曼毫无招架之力。中国民间谚语说,娶了媳妇忘了娘,托曼何止忘了娘,在提利尔家族的鼓动下甚至想把自己的娘嫁给别人。父亲泰温被射死,丈夫詹姆远走,兄弟提利昂已经成为仇人并流亡,叔叔凯冯觉得瑟曦就是个丧门星,瑟曦孤立无援,提利尔家族马上就取代兰尼斯特家族成为最有权势的家族了。

当初为了提利尔家族的钱才与之结盟,如今为了打击提利尔家族,瑟曦故伎重演,把七神教的底层改革家大麻雀招入首都,支持其取代旧主教,成为首都的一大重要政治势力。然后借其势力以道德的名义整肃国家。于是,提利尔家族的百花骑士、国舅爷洛拉斯以搞基败坏道德的名义被抓入大教堂,玛格丽也被牵连抓入。瑟曦王后得意未尽,大麻雀却不顾情面,以乱伦的名义将瑟曦也抓入地牢。瑟曦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也说明瑟曦根本没有学到自己父亲的权谋,却继承其残暴、无情和暴虐的一面。这正如一个毫无剑术的舞剑,先伤到的肯定是自己。

瑟曦与孪生弟弟詹姆的乱伦,因为拜拉席恩家族的两大叛乱,这事情已经不再是秘密。艾德·史塔克就是因为知道这个被处死的。瑟曦如果承认这个,自己儿子统治和兰尼斯特家族辅政的基础都要被动摇。她当然不肯承认。好在玛格丽也不能承认自己哥哥同性恋的事实,否则提利尔家族也难生存下去,她的后位也难保。如此僵持下去,权力的真空反而让大麻雀的教会势力更快壮大起来。

无所适从的托曼更是陷入登基以来最艰难的时刻。不仅自己深爱的老婆被抓,自己母亲也被抓了。但托曼的感情更偏向自己的老婆,不仅仅是新婚燕尔,毛孩子被御女迷得颠三倒四,更重要的一点是,托曼知道自己的老婆和大舅子被抓是自己母亲的阴谋。再加上荆棘女王的活动,托曼的天平更加偏向玛格丽,某种程度上认为自己的母亲是自作自受。而随着时间的发展,托曼天性中的善良甚至对大麻雀主导的教会产生好感,拜服在大麻雀的脚下。瑟曦完全不能怪自己儿子是“白眼狼”,如果不是她的长期忽视和保护,怎么会有如此天真幼稚的国王呢?

在经历挣扎后,瑟曦比玛格丽更早认清楚形势,承认大麻雀的权威,被剃光头发,裸着身子游行赎罪,才从教堂回到王宫。这史无前例的羞辱让瑟曦的仇恨无以复加,她成功骗过大麻雀,骗过自己的儿子托曼国王,骗过提利尔家族,在洛拉斯认罪的会议上,将她的两大仇敌一锅端掉。托曼国王远远看见大教堂在蓝火中化为废墟,大麻雀和玛格丽瞬间灰飞烟灭,爱与信仰瞬间崩塌,他摘下王冠,从王宫城堡一跃而下,成为《权力的游戏》中第一个自己选择去死的人。

托曼之死与乔弗里、弥赛拉之死已经不同了。瑟曦再也没有眼泪,不仅预言早就告诉她三个子女都会失去,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是自己一手造就了托曼的死。数年前的托曼还是在自己母亲保护下、哥哥淫威下一个单纯幼稚的王子,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仇恨。数年后,他见识了家族一个个人的死亡,见识到权力游戏的残酷,见识到自己作为一个棋子的毫无价值,见识到爱、信仰和亲情都不过是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托曼的自杀决绝而干净,是全剧最不让人惊讶却又最让人惋惜的死亡。

失去父亲、儿女的瑟曦毫不犹豫登上了铁王座,甚至没有知会自己的兄弟与丈夫詹姆·兰尼斯特。除了权力,她已经没有什么顾忌和在乎的。

在这部戏里,最能表现母亲对子女之爱的,当属史塔克家族的主妇凯特琳和瑟曦。凯特琳的二女儿艾利亚最恨瑟曦和乔弗里,因为他们是杀害父亲艾德的主谋。然而,艾利亚看到别人在舞台演乔弗里被毒死,瑟曦痛苦悲伤得哭,她居然会同情瑟曦,甚至建议演员要体会母亲对儿子的感情才能演好。这大概是因为她的母亲凯特琳一样和瑟曦护犊子,所以她最能体会母爱的伟大。

只是凯特琳的戏份相对少,她与子女的互动不多,难以表现她对子女的深刻影响。不过有趣的是,戏中凯特琳与史塔克家族的长子罗柏互动最多,是鼓动罗柏复仇的最大支持者,也是罗柏自主婚姻的反对者,最后还为拯救其他孩子,放走了俘虏詹姆·兰尼斯特,这间接成为“红色婚礼”的诱因。正是在这场红色婚礼中,史塔克家族的反抗大军被屠灭。史塔克家族的其他孩子,包括私生子琼恩·斯诺,反而因为父母过早双亡,迅速地成长,成为恢复史塔克家族荣誉的中坚力量。

这可能是《权力的游戏》作者设定的一个标准:越是父母死的早的人,或者越是更早离开父母的人,成长越快,成就越大。

史塔克家族的孩子因为家长的惨死,很早就见识到政治游戏的无情,也很快就学会熟练地运用权谋、武力活下去,这一点在长女珊莎身上体现得最明显。珊莎能够与“小指头”共谋杀死自己的亲姨,这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傻白甜的贵族大小姐了。
至于全剧最阴骘的阴谋家“小指头”贝丽席伯爵出身低微,父母早亡,爱情无望,却成为王国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纵横于各种势力之间却能自由来去,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而来。
胖山姆因为体型,被父亲逐出到了北境做了守护长城的“乌鸦”,他却成为最早发现异鬼的人。未来他也会成为王国著名的学士之一。
熊岛的莫尔蒙家族统治者莱安娜仅仅十岁,也是因为父母皆亡,却成为进退有度、不失道义的统治者。她在波顿的淫威下,坚持原则支持史塔克家族复国,并支持斯诺成为新的北境守护,这些事情能让一群大老爷们汗颜。
当然还有龙女王,一生下来就成为孤儿,自己的哥哥像乔弗里一样是个无能且自以为是的“王子”。可以说,龙女王是全剧终起点最低的人。然而,龙女王无依无靠之下,迅速认清形势,学习异族语言,让原本无爱的政治婚姻变为感动人神的爱情传奇,这成为她逆转人生的起点。到了第六季,她已经超越全剧所有人,成为权力游戏的最大获益者。

这部剧集用正反例子证明着父母是儿女成长最大的羁绊。那如果父母没有死呢?也许一个人不想被父母害死的最好办法就是“杀死”父母。

侏儒雄狮提利昂就是把父亲泰温·兰尼斯特射死在马桶上,才彻底扭转了自己的人生。瑟曦无法驱散父亲的阴影,在死亡的不归路上一路狂奔,甚至付出自己三个儿女的性命。甚至泰温的性格也来自对父亲泰陀斯·兰尼斯特的昏庸无能的反叛。正是为了在心中杀死“父亲”,他成为一个残忍暴虐并贪求权势的人。在屠灭反叛的两个家族后,他甚至创作了歌曲《卡斯特梅的雨季》,成为他一生对权势无比追求的注脚。泰温的性格导致瑟曦和詹姆成为牺牲品。泰温的强硬性格和对权势的追求让时任国王(龙女王的父亲,疯王)无比担心,结果继承人詹姆被命为不能婚娶的御林铁卫。詹姆听到疯王要屠灭大臣的消息后,杀死疯王,成为众人唾弃的“弑君者”,一生背负这个骂名。瑟曦作为政治交易品,嫁给反叛成功后的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却成为拜拉席恩王冠的装饰品。一对不知道如何在失意中寻找安慰的双胞胎姐弟最终互相取暖,成为不乱之恋的主角。至于次子提利昂因为是侏儒,成为泰温一生的耻辱,他甚至不惜致儿子于死地,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只有这个提利昂真正继承了泰温的政治智慧。

父母都希望子女好,然而这种好,基本都是基于父母亲认识的好。一个人能够认识的好,基本都是他自己无法实现的欲望。所以,父母给予子女的好都成为父母实现自己未达成欲望的游戏。幸运的子女在游戏中能够认清自己真正的需要,才能从父母的阴影下脱离,真正长大成人。如果没有幸运之神的眷顾,子女一辈子无法真正认清自己的需要,会以父母的需要为需要,最终在生命中迷失自我,走入不归之路。但这个幸运之神却往往以夺走父母生命的方式出现,往往以苦难的形式降临,让失去保护的子女自己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不能,成长就必定要经历心灵上的“弑父”;而当父母异常强大时,甚至需要真正的弑父,比如提利昂·兰尼斯特。

年轻时代的泰温通过超越父亲,成长为一方豪杰。然而,他的经历将他的意识固化为于公是权力的强势,于私是家族的荣誉。在他的影响下,最大的女儿瑟曦成为他的翻版,并以逐步衰减的形式遗传到长孙乔弗里那里,最后祖孙三代也落得一个下场(瑟曦还没有死,但铁王座上的人必死无疑)。詹姆因为成为御林铁卫,失去家族责任,反而在心底保持一些良知。提利昂则因为父亲的歧视,一开始就成为家族的异数,通过杀死家族“暴君”这种极端形式,自己获得解放,在龙女王那里获得政治上的肯定。可以想见,他会成为兰尼斯特家族的继承人。

父母越保护,子女越不能长大,或者长歪。父母早亡,子女反而迅速地成为有责任有担当的成人。也许这不仅仅是电视剧或者小说的虚构,更多是现实世界的一种反照吧。只是,这并不是《权力的游戏》一家的看法,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在证实、探讨这奇怪的现象。但唯一的结论也许就是:成长就是一场儿女与父母的权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