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D中字
  • 正片
  • 守夜人 2019
守夜人

守夜人

主演:
康斯坦丁·哈宾斯基,弗拉基米尔·缅绍夫,阿雷克西·查多夫
备注:
HD
类型:
科幻片 动作,奇幻
导演:
提莫·贝克曼贝托夫
年代:
2004
地区:
欧美
语言:
其它
更新:
2023-12-24 20:34
简介:
影片是根据谢尔盖·卢科扬涅科的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守夜人》改编。...详细
相关科幻片
守夜人剧情简介
科幻片《守夜人》由康斯坦丁·哈宾斯基,弗拉基米尔·缅绍夫,阿雷克西·查多夫 主演,2004年欧美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影片是根据谢尔盖·卢科扬涅科的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守夜人》改编。
守夜人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可能编导是从《魔戒》中借鉴了许多东西,可是,我的眼光绕过《魔戒》,很是手舞足蹈地喜欢着这部俄国电影。
  昨天跟老妈讲到主旋律题材的作品,我说,苏联人挺有意思的,主旋律能写成经典,那个青年近卫军真好看。她说,中国解放战争多么值得一写,现在还没出一部象样的小说,就是因为那时候没人敢动,只要触及这个内容,就一定得把主席先生奉为首位,每个致关重要的指令都必须是他老人家下达的,别人一点功劳也不能有,更何况牵涉很多后来被全面否定的人,在这一点上受到的制约,哪个国家也比不上。我说是的,在中国,内战是最难写的。
  是哪个男生在新街口淘碟的时候,火眼金睛从千万张碟中间挑出那张《第四十一个》送给我,忘记了,在这里再次致谢。电影不如小说好看,只是当渔家女瞪起眼睛,冲着白军军官硬梆梆地说,你的眼睛真蓝!我还是看出了俄罗斯民族特有的忧伤,娜塔莎的眼睛无处不在。赫本是个天使,从天而降没有忧愁,单纯得不必要翻页,可是娜塔莎不是天使,她是一层一层铺上去的浓浓油彩,釉样的光泽,呈现出流淌的宁静。
  家里的书架上,有许多苏联的文学作品,如静静顿河一类的,都是当年革命的老妈收集的,从小就翻看这些,难免对俄国的东西有一种亲切。
  适才看博客,在苏小雨的博客上见此段落:
  “关于俄罗斯大片《守夜人》和《守日人》,我一早就推荐过,财神也推荐过,这里就不多夸了。在网上看了很多其他人的影评。发现有个历史知识的小错误普遍存在。许多人都把《守日人》开场那一段绝对堪称经典的战争场面中的进攻方误认为了蒙古人。其实,正确答案不是蒙古人而是突厥人。影片中得到命运粉笔的帖木儿,是突厥化的蒙古人——虽然他宣称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裔,但史实考证他和蒙古帝国的黄金家族毫无关系。他出生的时候,蒙古帝国早已在欧亚大陆没落。中国已是明代朱姓皇朝。但也正是这个其貌不扬的跛子帖木儿,统一了突厥各部并率领它们,消灭了中亚残存的蒙古军事势力,打败了印度人,波斯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创建了一个和大明朝帝国版图完全不相上下的帖木儿帝国。甚至,差一点就让日后铲平东罗马帝国并让欧洲人恐慌数百年的奥斯曼帝国也从地球上永远消失。 ”
  没有看过《守日人》,很遗憾的。《守夜人》却是真真正正的好看。
  淡淡的忧伤,多俗啊,可,就是淡淡的忧伤。
  如果不打斗,如果没有血乎啦啦的场面,这是一本伤感又快乐的童话。去掉魔戒套路的善恶两军对垒争夺世界自主权,这部电影完全是哈利波特式的,一个凡夫俗子化了的完备的魔幻体系,暖洋洋灰扑扑的人间感觉。2004年俄国的菜市场太象北京南城的牛街了,窄过道两边是卖肉的架子,年轻吸血鬼的行头很IN,跟一般街头混混没两样,吊儿郎当地随手从挂着的大块猪肉上撕一块下来,扔到嘴里,跟吃零食一样,吧唧吧唧。这样自然的小细节,丰富了情节,毫不突兀。
  神不象神妖不似妖,除了有些古怪能力之外,个个都可爱。典型的俄国幻想小说,都很黑色幽默的很黑幽的,拢紧风衣穿越墙壁的时候会埋怨当今政府还说二千年前的土豆汤更好吃,哦这是另一本科幻小说情节,我很喜欢的《消失的星期天》。
  黑白两道互相牵制了千年,守夜人给黑暗派发执照,监督他们工作,双方力量渗透,守夜人一边干活一边抱怨自打有了合作社,还真是挺难弄。这些对白都会让我乐一下,当然不懂的人会面无表情,因人而异。
  老俄国还是不错的,没有把美国学到十足,贵族嘛,没落了也还有架子的。媚俗媚雅媚金钱,都得拿捏火候,媚得有分寸。
  几个场景。头儿从衣柜里拿了一个纸盒儿出来,里面是一只玩具猫头鹰,头儿说,给你作个伴吧。随手扔出窗外,那东西就拍拍翅膀飞走了。头儿的意思很明显,捕获黑暗中的活物,是猫头鹰的专长。
  安东回家,因为太孤单,他冲着那只不用引路就自己飞进家门的猫头鹰说,你要是能讲人话就好了。
  于是乎,房屋摇晃窗玻璃碎掉,丫一顿怪叫,羽毛乱飞,丫很知趣地变成了一姑娘,裸体上全是粘液,跟鸡蛋器里爬出来的人造人一样。姑娘说是受了惩罚才变成猫头鹰的,说完就去浴室洗澡去了,当了鹰六十年,不知道怎么用浴液。
  姑娘还真是工作上的帮手,名符其实的,本来以为第五元素爱情场景重现,没有。
  我理解的俄罗斯风格,除了高贵忧伤这一类常说的东西之外,还有镇定,舒缓,呃听着好象止痛剂,他不急着讨好你,不急着要达到目的,其实就是这个东西,才会让人安静下来。动不动写大部头,比如老托,是吧,用俩章节去细细描写战争场面,在乱世佳人里面也就用一页纸。
  俄式幽默,比较漫不经心的,比如吧,俄国童话里的这个段落:
  那条大鱼缠着叶甫谢卡问道:
  “您说所有的鱼都是哑巴,这话您从哪儿听来的?”
  “我爸爸说的。”
  “爸爸是什么样呀?”
  “没有什么特别的……像我一样,只是比我大一点,还有胡子。他不生气的时候,非常和蔼……”
  “他吃鱼吗?”
  叶甫谢卡听了这句话,不由得吓了一跳:如果告诉它爸爸吃鱼,可糟了!
  叶甫谢卡抬起眼睛看看上面,透过水层,他看到模模糊糊的绿色天空,还有天上像只大铜盘似的黄灿灿的太阳;孩子想了想,就扯了个谎说:
  “不吃,他不吃鱼,刺太多了……”
  “太无知了!”大鱼见怪地大叫起来,“我们并不是都有很多刺!就说我这种鱼吧……”
  “得换个话题。”叶甫谢卡想到这里,就彬彬有礼地问道:
  “您到我们上边去过吗?”
  “有什么必要去!”大鱼生气他说,“在那儿没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