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D高清
  • HD
  • 正片
  • 正片
  • 正片
岁月的童话

岁月的童话

主演:
今井美树,柳叶敏郎,本名阳子,高桥一生,饭冢雅弓,近藤芳正,北川智绘
备注:
HD
类型:
动漫 剧情,爱情,动画
导演:
高畑勋
年代:
1991
地区:
日本
语言:
国语
更新:
2022-06-29 20:39
简介:
妙子今年27岁了,她向公司请了十天的假,到乡间享受向往已久的乡村生活.自此,她便常常想起了她五年级那一年的往事。一路上不断回想五年级时发生的往事,到达目的地后,迎接她的是一名乡村小伙子,比她小2岁的俊雄.她开始了农民的生活,并乐在其中,向俊雄分享她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在.....详细
相关动漫
岁月的童话剧情简介
动漫《岁月的童话》由今井美树,柳叶敏郎,本名阳子,高桥一生,饭冢雅弓,近藤芳正,北川智绘主演,1991年日本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妙子今年27岁了,她向公司请了十天的假,到乡间享受向往已久的乡村生活.自此,她便常常想起了她五年级那一年的往事。一路上不断回想五年级时发生的往事,到达目的地后,迎接她的是一名乡村小伙子,比她小2岁的俊雄.她开始了农民的生活,并乐在其中,向俊雄分享她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在乡间看到的景色都能勾起美好的回忆。两人相处甚欢,一起感受岁月流逝的痕迹.正在她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俊雄的奶奶竟向妙子建议与俊雄结婚,顿时又牵起了妙子的回忆。
岁月的童话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偶不喜欢同学会,偶不喜欢怀旧。
可以说的,都没什么好说的,不能说的,我学会永远不说。
因此,我憎恨怀旧。
收集了宫峻骏所的片片,最后只剩下《莹火虫》与《岁月的童话》没看——莹火虫太惨,岁月的童话太怀旧。居然收了几个星期也不急着看。
失眠的晚上,下了决心似的抱着电脑看,莹火虫仍是接受不了,一个武汉人写的〈捆绑上天堂〉形容那个女孩就象节子一样,我觉得不过是煽情的手法,节子死了,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于是马上拿出另一本〈岁月的童话〉调节一下心情。
《岁月的童话》的女孩,善长写作文,算数不好,善良,敏感。
故事是现实与回忆的穿插,现实是不全然交代的现实,回忆也是岁月之中的没头没尾的碎片。我看了,泪流得非常汹涌,象一个委屈的孩子看到了可依靠的人。
我的记忆力非常的不好,六岁之前的事,只有三四个片段;十岁之后的事才比较清晰。而且我一点也不珍惜那些岁月,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长大。
现在我做在办公室里,可以上网、可以工作、可以聊天、也可以自然的沉默着,我问自己还是不是原来那个十来岁的女孩?回忆并不是玫瑰色的,我记得三年级开珠算课,尴尬的在同年级班借算盘的模样;我记得一直想要一套蓝白条的海军套裙,可是快毕业了才得到,那时,这种衣服早就过时了;我记得不断的被班上第一大恶人欺负,哭哭啼啼叫父亲来学校,后来他终于转学了。
一次,看到一个十一二岁,个头不高的女孩子,与我面对面跑过来,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面貌普通,稀稀的头发汗粘粘的,毫不打眼,我觉得我仿佛和十岁的自己擦肩而过,或许这样,我才真正面对自己了吧。
《岁月的童话》有个小细节
妙子(27岁的妙子)问:你会做分数除法么?
男的回答:分数除法?会啊?
妙子:果然那,小时候容易学会分数除法的人,长大了人生也会顺利一些吧。
妙子又道:我有一个小学同学,成绩一般,胖胖的,但是做分数除法却快,而我考到那章单元小考时总不及格。现在她生了两个小孩呢。
男生:你是怎么做的呢?
回忆中……
一张考卷,全是XX,分数不及格,红得刺眼。
妈妈在边做事边边责骂她,她立在那不动。
妈妈叫高才生姐姐帮她补习。
姐姐惨叫道“这!这!是什么考卷!她怎么笨到这个地步!”
妈妈低声说:所以要你帮她补习。
她安静的、压抑的、
姐姐没好气的,滔滔不觉的解说起来了——分数相除的方法就是将被除数倒过来相乘就行了,这个是这样……这样……这么简单,你为什么搞错。
她喃喃的说:为什么要倒过来呢?比如一块蛋糕分成四份,再分三分之一,那不是十二分之一么,我没错啊?
姐姐微微一呆,反应过来,狂晕:你这还是乘法啊,你记住,把它倒过来,再相乘就行了!
看到这里,我费了一点劲想起来了,做这个的时候,我也头痛了很久呢。
非常佩服写这篇片子的原著作者,若非真有体会,这个问题任谁也不会大作文章的。——连分数除法都要钻牛角的孩子,比起不明所以自然的运用颠倒相除的孩子,跟容易陷入不安和孤独,
这样的孩子可能就叫死心眼吧。长大了,诸如恋爱、工作、原则、选择、生活方面可想而之会出现同样的困惑,别人却会说:怎么笨成这个样子!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现在的自己还是不是十几岁的自己呢?好比稀释几百次的苹果汁,味道平平,无论注入了多少水份,也不能更改其苹果汁的本色吧。
如果自己讨厌苹果汁,反而喜欢哈密瓜汁、柠檬汁、蜜桃汁,那怕是一杯橙汁,于是将自己渗入别的口味,出来的味道却是谁也认不出来的古怪。
我觉得成长是一个非常寂寞的过程,有时是因为不会做分数除法,有时是走列队的时候手臂的姿势总也摆不对,有时是因为亲密朋友的疏远,这些事跟本不算什么大事,甚至自己也容易忘记。但其实每件事都象一次稀释或者渗入,慢慢将自己变成现在的模样。
现在的我,不是一杯苹果汁,但曾经是一杯苹果汁。味道不好,但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