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场

砂场

主演:
内详
备注:
第06集
类型:
纪录片
导演:
内详
年代:
2019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
更新:
2020-01-26 15:32
简介:
《砂场》微纪录将诠释年轻一代的紫砂文化新思想,从当代的文化视角剖析紫砂器、紫砂人、紫砂行业及市场的真实现状。...详细
相关纪录片
砂场剧情简介
纪录片《砂场》由内详主演,2019年大陆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砂场》微纪录将诠释年轻一代的紫砂文化新思想,从当代的文化视角剖析紫砂器、紫砂人、紫砂行业及市场的真实现状。
砂场相关影评
@豆瓣短评

根据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祈祷落幕时》今天上映了,很喜欢这个名字。

当一个人内心不堪忍受长时间的痛苦时,他会祈祷,乞求神的悲悯。而当一切尘埃落定,他也会祈祷,感恩神的救赎。祈祷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无助,有疲惫,也有希望和平静。而落幕,代表着一切的终结。不论曾经有过怎样的激烈和曲折,一切都画上了句号。祈祷落幕,是一个在苦痛中挣扎太久的人在一切最终平息后的慰藉和感恩。

简单从推理层面看《祈祷落幕时》,两个小时确实讲了一个非常精彩的破案故事。影片从一开始便通过一桩案件展开悬念,充满了叙事张力。随着故事推进,单一的脉络开始迅速分支,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情况,警员一度陷入迷惘和恐慌,所有的人都一筹莫展。就像两个警员在断案途中,面对一面大湖,其中一个说,我感觉我们要做的事情,就像从湖里打捞一个小小的石子一样。

随着断案的层层推进,嫌疑逐步锁定到一个名叫浅居博美的导演身上,通过浅居博美作为突破点,重重迷雾得以渐渐拨开。而此时警官加贺恭一郎也意外发现自己的母亲也跟这起案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精彩推理的背后,故事的重点其实是人的情感,一种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关系。只是这种亲情关系在一种无奈而复杂的背景下,必须以谎言作为庇护,不见天日,显得略为沉重。

人的奔溃常常是在无声无息中发生的。就像加贺恭一郎的母亲,含辛茹苦做家庭主妇,几近抑郁,换来的是丈夫忙于工作对自己的冷落,婆家的不承认。于是一天选择留下书信离开丈夫孩子不告而别。而另一面,浅居博美的母亲生活放荡,不惜借债出去淫乱,抛夫弃子,留下一个烂摊子,讨债和同学的奚落贯穿了她的童年。每个人都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留在他们心中的创痛,多年以后即便不会流血,也仍然是一个残缺的疤痕。

显然,无论是警官加贺恭一郎,还是导演浅居博美,两个人的身上都被不幸福的原生家庭的阴影笼罩。这种阴影并不会因为他们成年以后努力故作平和,就会轻易消失,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淡退。那是一座活火山,喷发只在于一个合适的时机。而时机恰好就是这一宗扑朔迷离的案件。

同样面对幼年母亲的缺失,加贺恭一郎和浅居博美因为处境相异,对母亲这一角色也有着不同的态度。对浅居博美来说,是一种仇恨,并且这种仇恨还在与日俱增。而对加贺恭一郎来说,是一种深深的恋母情结。让他不惜花去16年的时间苦苦追寻母亲生前的踪迹,看她开始了新的人生以后是否过得幸福。

这种对情感强烈的执念在常人眼里看来,感觉多少有些不可思议。而在浅居博美的身上,因为情况特殊,这种情感过于激烈更显得畸形而出人意料,不惜用杀死父亲的方式作为一种对父亲的回报。表面看起来这绝对是一宗不能饶恕的残酷的暴行,但真相揭开以后发现,里面包裹的是以深沉的爱作为动机的绝望和沉重。 如一句话所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面对赤裸裸的残酷现实,人会如何直面自己的内心?选择接受痛苦的真相,还是选择继续背负谎言苟活?

纵观日本的各类影视文艺作品,这个民族的性格似乎并不善于逃避,他们对人性有一种天然而强烈的解剖欲。如果一块巨石下面隐藏着真相,而真相的拨开让人恐惧,痛苦,甚至羞耻,他们也会选择毫不犹豫去把石头搬开。

影片的精彩之处,除了层层递进逻辑缜密的断案推进,正是对于这种复杂人性的揭露和剖析,让被罪恶动机驱使的人在隐姓埋名多年以后不得不直面真相,面对真相的时刻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假如浅居博美从来不曾上门找过加贺恭一郎,假如这个案件从未露出任何破绽,假如一切都没有任何波澜,加贺恭一郎仍安然做着他的警员,浅居博美也实现了她的导演梦想,有了功与名,生活很平静。他们的内心是否就获得了真正的安宁?并不,事实是那种隐痛仍然像虫子一般日日夜夜咬啮着他们。谎言并不能构成一种一劳永逸的防护,它只能起到麻醉的作用,但并不能根除症疾。

于是如同注定,案件的出现事实上也成为救赎他们的一次难得的契机,如同一次总的翻底清算。即便这个过程从始至终伴随着痛苦和艰难,但为了最后一刻的轻松与释然,仍然是值得的。贯穿人物的情感脉络在此凸显无疑。

人不可能通过隐藏或逃避来获得救赎,除非直面真相,把它挖开,直视,然后从它的身上坚定地踩过去,否则不能获得真正的平静和解脱。真相大白的时刻,显然加贺恭一郎和浅居博美都获得了救赎。他们因此而终于可以坦然跟过去说再见。

影片的一点温情之处是,在抛弃了过去,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时,浅居博美的父亲,和加贺恭一郎的母亲,他们因缘结识,原来正是这两个人,他们曾给过彼此安慰。多年以后,当他们的孩子知晓真相,同时也从中得到了安慰。